欠债7000万!业务停摆、快递小哥讨债,成立10年的如风达怎么了

来源:admin日期:2019/05/30 浏览:108
  业务停摆、供应商、员工讨要欠款、二次卖身生变……北京的春天来了,但是对快递公司如风达来说,这个冬天似乎有些漫长。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雯琪 摄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雯琪 摄

  22天前,如风达一则“暂停部分业务”的通知,让工资、派送费、合作款已被拖欠多时的如风达员工和供应商错愕之余纷纷走上了讨债之路。而随着3月28日新股东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简称“通用物流”)“合同终止通知函”的公开,如风达的股权归属问题也因新老股东的各执一词显得扑朔迷离。原本定在4月3日公布的谈判结果,截至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发稿,仍未有定论。

  4月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如风达位于北京亦庄的总部,前台、办公区均空无一人,只有部分区域挤满前来讨要欠款和说法的供应商、如风达员工和快递小哥。

  现场来自广东、上海等地的供应商对记者独家爆料称,加上供应商欠款和应付的员工工资,如风达总欠款超过7000万。一位供应商同时向记者详细出具了一份截至2月底拖欠费用清单,不过该说法及该数据截至记者发稿尚未获得如风达方面的官方证实。 欠债7000万!业务停摆、快递小哥讨债,成立10年的如风达怎么了  持续亏损 欠款规模达数千万

  即便是工作日,如风达总部大楼无论是前台还是办公区域,均没有工作人员的身影,有的只是三五成群、前来要债的供应商和如风达的员工们,很多人已经在总部蹲守将近一个月,甚至吃、住都在公司大楼。

  “2008-2018拾年,实至名归”,如风达公司总部前台未换的十周年庆典标语难掩今日的凄凉。值得注意的是,如风达公司总部还多处张贴催款通知书,甚至包括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张贴的“维权提示”。

  张贴在大门口的北京万古恒信科技有限公司(劳务派遣公司)的《催款通知书》显示,如风达既不付款也不采取必要补救措施,已经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并通知如风达立即支付包括:

  (1)一月份用工费20万元;

  (2)2月份用工费764.8万元;

  (3)公司为如风达垫付的费用59.8万元;

  (4)根据《劳务派遣协议》第九条约定产生的滞纳金18.2万元,总计862.8万 元。

催款通知书(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雯琪 摄) 催款通知书(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赵雯琪 摄)

  而这些,似乎只是如风达欠款的冰山一角。

  “现在据我所知,如风达光第三方代理商、供应商的欠款就不少于6000万,这还不包括3月份。”一位参与讨薪的如风达内部财务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同时她透露,公司这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每月亏损额约1500万元。

  来自上海、广东等地的多位供应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如风达欠全国各地供应商派送费、合作款、押金及员工工资总计不下7000万元。

  上述如风达财务工作人员表示,自从过完年后如风达就再没有下游的物流公司打过一分钱,同时她透露,公司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一直依赖其大股东中信产业基金的注资,中信产业基金先后为如风达输血超过8.5亿元。

  如今,随着股权变动和新旧股东的相互“踢皮球”,持续亏损的如风达终于因为资金链断裂而暂停业务,并在各个环节欠下巨额钱款。

  原如风达天津总经理,现如风达副总裁王平在公司总部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及现场的供应商、如风达员工表示,钱这周是拿不上了,下周等几个客户结了钱款,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和员工可以凭撤回仲裁的回执单领取部分退款。

  而在现场的通用物流法定代表人应航,则拒绝接受媒体采访。

欠债7000万!业务停摆、快递小哥讨债,成立10年的如风达怎么了  股权变更“罗生门” 新股东曾为“老赖”?

  昔日发展势头曾一度良好的如风达,如今却成了烫手的山芋。

  公开资料显示,如风达成立于2008年,最早是用来满足凡客的个性化需求的物流部门。但是在2011年凡客遭遇巨额亏损之后,如风达的命运显得颠沛流离。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14年6月,如风达被当时由中信基金全资控股的公路快运企业天地华宇集团收购,而在2018年天地华宇被上汽物流板块全资收购之后,如风达经历了又一次卖身。

  现场多位员工和供应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出售天地华宇之后,中信产业基金于2018年8月6日成立橙联控股(厦门)有限公司。启信宝数据显示,8月13日,橙联控股(厦门)有限公司投资成立橙联(厦门)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康勇,即为如风达执行董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启信宝了解到,2019年1月7日,如风达的股东由苏州万隆华宇物流有限公司变更为通用物流电子商务(深圳)有限公司。而就在这次变更后的两个月后,如风达陷入暂停业务的“尴尬”。

  2019年3月28日,新股东通用物流明确出具“合同终止通知函”,通知函指出,在2018年9月28日协议签订生效后,如风达快递的经营发生重大变化,与三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时的经营情况不一致,终止原合同的履行。

  有媒体报道,4月1日下午,橙联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中信产业基金方面向应航与现场如风达员工,出示了来自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的一份“对如风达股权变更事项的核查声明”。

  声明显示,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认为此前的股权变更“交易真实、合法、有效,对如风达的经营现状及问题,应由现股东通用物流方面承担和解决”。不过,这份声明上没有该律师事务所盖章。

  据现场供应商透露,4月1日,应航曾对如风达员工表示,将于两天内与橙联控股及相关方展开谈判。但是4月3日,约定的公布谈判结果日期已到,焦急的供应商们依然没有等到想要的结果。

  一位供应商向记者表示,如风达至少欠他们900万,自2015年合作至今,中间很多次如风达的转型都是靠几个主要供应商支持才撑过来的。而这次直到来总部讨债的时候才知道,如风达早已“悄悄”换了股东。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片来源:摄图网

  该说法得到多位供应商的证实,包括如风达内部员工均表示,此前一直对公司的股权变更不知情,“公司内邮也没有发过相关信息”。

  而更为供应商和员工所不满的是,如风达的新股东通用物流似乎也是个“老赖”。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信息显示,2015年11月10日至2018年8月27日期间,应航连续多次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3月12日,通用物流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也遭到了法院的强制执行。

  对于似乎遥遥无期的谈判结果和新旧股东的各执一词,已有多位供应商表示,只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把欠他们的钱还上,已经不考虑赔偿的问题了。这些原本小日子过得红火的供应商和员工们,因为如风达的股权变更“罗生门”而改变了人生轨迹,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赛季的中超降班马,昔日的中超冠军长春亚泰本赛季的中甲联赛征程颇为不顺,特别是球队本轮在主场遭遇了一场惨败,以1-4不敌保级球队北体大,这点燃了球迷的怒火。

  新义州是中朝边境城市之一,是朝鲜经济最活跃的城市之一,那里有一家朝鲜著名的化妆品工厂——新义州化妆品工厂。

  智通财经APP获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土耳其央行高级官员表示,该行的外汇储备是借来的,而不是赚来的。

中新经纬客户端5月10日电 长生生物10日午间发布公告称,公司于5月10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未能在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季度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虎扑4月15日讯 在今天结束的一场季后赛中,常规赛排名第一的雄鹿坐镇主场以121-86大胜活塞,大比分1-0领先。赛后,雄鹿中锋布鲁克-洛佩斯接受了采访。

0